年终谈话--我们向何处去
2012-02-13 11:49: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年终谈话--我们向何处去我今年内一直在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是与我对经济学与金融学的兴趣相关的,其实我一直以来不仅仅是一个对金融问题与经济问题感兴趣的研究者,而且也是一个对政治问题与...
年终谈话--我们向何处去我今年内一直在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是与我对经济学与金融学的兴趣相关的,其实我一直以来不仅仅是一个对金融问题与经济问题感兴趣的研究者,而且也是一个对政治问题与军事战略问题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人,长期以来我对军事战略的研究远比我研究金融市场要多的多。

今年内的雪灾地震中国人民的大灾难。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但是我一直认为我们的危机并不是这些自然界的灾害,而是在我们民族内部的意识形态危机。国内面临着深刻的阶级分化与对立,两极分化与政治腐败,人心混乱,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危机,信心是资本主义的信用基础,可现在的我们就面临着最大的危机。经济也许已经发生了困难,但更大的困难是国民的信心,我们也许都知道了我们现在面临着自三十年代以来的最严重的经济与金融危机,但是我们得问一问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作好了迎接危机的准备了吗?尤其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是没有经历什么样的大困难局面的,上一代人他们经历过中国最穷苦时期,而这一次危机是上帝对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考验

未来究竟如何,历史将如何演变。我们向何处去,这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是历史交给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大问题,中国的未来在我们的肩上,我们的前途即是中国的前途。这是不用置疑的结论,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自己。

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正在向更大的范围扩大化,下一步是商业银行危机与债券危机,国际金融体系与债务体系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金融市场的动荡在打击了实体经济之后,将转移战场,在实体经济内部引起连锁反应,第三世界的生产过度与通货紧缩将更加严重,企业之间的债务链发生断裂,银行的坏帐与烂帐将更加严重,有许多以借债为生存手段的发展国家将有破产的危险,这是这些国家发生的经济困难,在这种环境下企业的破产与工人的失业率必然不断的攀升,而在发达国家消费的萎缩与债务危机必然形成第二波的金融市场大动荡,股市狂跌,商业银行的对赌失败与危机,有人曾说过2009年是人类历史上能与苏联解体意义相比拟的年代,历史正在发生着轰轰烈烈的大变革。

危机的发生的原因并不是银行惜贷而由于银行的债务问题,这是问题的核心,在图克的《通货原理研究》一书中作者说价格的波动是由于信用的扩张与收缩造成的,而我认为这个原理反之亦能成立,本次危机实质上是一次债务与清算危机。马克思曾说过资本主义的危机是由于群众的有限的购买力与无限制的发展的生产力的对立,生产过剩是这种危机的表现形式,我们现在也能把美国的危机看成是长期性的积累型债务危机的表现,是对债务资产的清理行动引导出的世界经济贸易格局的大调整。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种危机中一直有个特别的动荡之源,它们在金融市场上叱咤风云几十年,它们在三个金融市场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三个金融市场分别是:离岸金融市场,政府的金融市场,全球资本黑市],它们就是金融衍生产品,他们在金融动荡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在明年的金融市场上我们还会发现金融衍生产品将再次成为重要的角色,因为与债券相关的债券违约掉期合约产品将成为新的值得关注的角色,同时与信用卡相关的金融衍生产品也是一个关键角色,当然这都是明年我们可能能看到的现象,与此同时危机还将表现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也就是辜朝明所说资产负债表型衰退。

我一直认为经济问题与金融问题会传导到政治与战略层面,这是几十年的国际关系史所证明了的,在经济与金融市场影响到世界贸易的时期,国际政治都将发生划时代的转变,我曾经说过我担心在金融崩溃,货币战争与贸易保护的经济形势下我们正在走向一种政治与战略的全面崩溃局面。所以我也说现在的局面是我们时代的大衰退。

说完经济与金融市场危机,回过头来我们再看一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战略形势,在国际政治中虽然并无明显对立的军事政治集团,并无十分明显的地缘政治分裂地区,但是巨大的国际政治不稳定正在迎面起来,中亚中东,包括太平洋地区的军事战略形势,正面临着发生突变的可能性,在我国的周边地区蕴藏着政治与战略危机。东方大国的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战略格局,但在地理政治的意义上世界正在形成以中俄为一方,以西方的老资本主义国家为另一方面的新兴国家与旧的强国之间的地区性政治较量,这一战略角逐的核心地区正是现在被广泛关注的印度洋,历史真的发生了马汉所说的到了二十一世纪世界的命运将在印度洋上见分明。东方与西方谁将主导世界,这是今后一个世纪的政治与战略主题。从这一点看,本次国际金融市场动荡与国际经济危机的发生时间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而从这一地理战略格局上看这一次国际金融市场大动荡与经济大调整也能得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

在何新的论美元贬值问题一文中,何新认为美元币值的调整是我们时代国际政治与金融调整的重要表现特征,而我国的主流思想对此昏然无觉反映了我国主流思潮的愚昧无知,我国的知识理论界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的普通大众。

我们将在不远的将来发现世界历史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仍然停留于旧时代,我们80年代后的人不仅仅远远落后于上个时代,更将无法理解这个时代,因此我们面临着无法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的问题,别忘了我们的历史责任是实现中华民族的振兴。以至于我们现在就必须问我们自己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样的,我们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们及国家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相关热词搜索:年终 谈话 我们

上一篇:棉价节节攀升 100亿浙江民资新疆疯狂炒棉
下一篇:社交网络Plaxo CTO加盟谷歌打造未来社交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