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有企业与创新天生是冤家?
2016-03-19 23:28: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现有企业与创新天生是冤家?  一位同事最近意外造出了一个新词incumbation。这个词不可能流行,但它的拼法让我一下子想到,如果这个词存在的话,它的意思可能是:创新的反义词。  随着一层层粘腻的行政层...

  现有企业与创新天生是冤家?

\

  一位同事最近意外造出了一个新词“incumbation”。这个词不可能流行,但它的拼法让我一下子想到,如果这个词存在的话,它的意思可能是:创新的反义词。

  随着一层层粘腻的行政层级在创始人最初的美好理想上堆积,现有企业很容易产生惰性,管理思想家加里•哈梅尔(Gary Hamel)称之为“官僚硬化症”。这种自满是糟糕的。但现有企业使用的一些保护自己的方法更糟糕。

  这些方法包括:花在游说和公共关系上面的钱与花在研发方面的钱一样多;奋力延长专利保护期以对合法新进者不利,通过压价或收购消灭潜在竞争对手,最终扼杀它们的创新替代产品。

  现有企业的高管还从内部维护现状。他们会扼杀多样性或阻碍高层变革、上调高管薪资、建立损害创造性的等级制度、鼓励企业内大佬在更大的公司内部组建封地式的微型现有企业。

  从极端的意义来看,占主导地位的公司可能会通过反竞争行为支撑其地位,例如倾销、掠夺性定价或者美化或错报盈利。

  2013年至2015年,在一桩会计丑闻后,乐购(Tesco)对供应商的不公正对待就是典型的类似行为。据监管机构称,这家占据主导地位的英国超市运营商为了达到业绩目标,故意拖延付款。乐购现在仍在因会计违规行为接受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的调查。该公司表示,它现在已“完全不同”以前。最近,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因非法阻止竞争对手的廉价抗抑郁药品的推出而受到罚款,这是另一个例子。(这家英国制药集团可能会就这项裁决提出上诉。)

  企业都不希望放弃其在市场中的有利获利地位。领导地位往往来之不易。但在不采用“incumbation”的黑魔法的情况下维持这种地位很难。

  谷歌(Google)阐释了另一种路线。拉里•佩奇(Larry Page)创建了新的控股公司Alphabet,旨在让与核心搜索业务并驾齐驱的“登月计划”(moonshot)子公司更透明。佩奇认为,多数公司破产的原因是他们持续做同一件事。他们需要培育“零十亿美元公司”(zero billion dollar companies)——具有真正的创新性、最终可能会取得“独角兽”企业规模估值的公司。

  正如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维贾伊•戈文达拉扬(Vijay Govindarajan)在新书《三盒解决方案》(Three Box Solution)中所概述的那样,Alphabet希望采取一种均衡战略。受印度神毗湿奴、湿婆和梵天(分别代表保持、毁灭和创造)的启发,他表示,企业必须把核心业务归入第一个盒子,把他们需要忘记、出售或关闭的业务放入第二个盒子,在第三个盒子里发展未来。

  例如,Alphabet收入的99.4%仍由谷歌创造,来自互联网搜索的利润能够轻易促进其“登月计划”。戈文达拉扬教授表示:“他们围绕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汽车等业务建立了团队,这些与第一个盒子相独立,让第三个盒子的(活动)可以开始扎根。”

  然而,对第一个盒子的迷恋可能会导致短期主义、搁置其他战略优先任务并诱惑企业打耗时的防御战。科技集团无法幸免。在2010年美国司法部开始打击之前,包括谷歌和苹果( Apple)在内的硅谷公司之间的地盘互不侵犯协议颇为猖獗。最近几年,优步(Uber)和亚马逊(Amazon)加大了防御,聘用政治说客来应对监管压力。

  与此同时,它们忽略了湿婆的毁灭欲望,后果很危险:如果佩奇没有放弃业绩不佳业务的自律,那么这些业务将阻碍他推出更有希望的项目。

  懒惰的现有企业几乎总是注定会灭亡。好消息是,科技和透明度已减少了曾经庇护大型懒惰企业的分销和信息垄断。坏消息是,幸存者将继续使用合理的和不正当的手段来保护自己。他们那些致力于自我保护的误入歧途的尝试,可能会阻碍更原创、更创新的竞争对手的前进。

相关热词搜索:冤家 企业

上一篇:王健林的困局:万达模式出了问题 比王思聪更让人头疼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