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国经济问道之产能过剩篇
2016-01-10 12:35:16   来源:   评论:0 点击:

黄波涛 2016年中国经济问道之产能过剩篇
2016年中国经济问道之产能过剩篇

\ 
在熔断声中中国股市开启了2016年的大观园。举国之殇犹天悲人苟,道叹世浮,民众的情绪已然突破了应有的理智。民之所向,国策之所倾。然则经济的自然规律不能以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遥惜开局之遭,不如跪醒每一个人经年来浮燥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承这不正常的发展趋势。2016年,看似没有那么多的特殊,好似只是前些年一切问题的正常结果,然而,实是这样一个重要之又重要之年。君不见近年之争,如履簿冰,近步之差,便可将中华经济之崛起断送于一兮哉?国家从惩治腐败,平衡中央与地方之利益,到放弃老旧经济方式而产生的巨痛,恢复创新金融资本之力而不得,再入众创无果,环境制约发展,民众利益不可调和,国外发展无援无盟,海无疆,网无强,农村一片凋敝,资本作恶无度。。。。。。种种之混乱,需有大治之笔。自是必由量变到质变,是否能够迎浪而上,托住中国经济的最后大底,翻起新一大篇章,求之小人物在这个大历史潮流中获得幸运儿的机会。
阅古知今,从中华数千年的历史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凡高居庙堂之上者能体恤民情,撑朝歌之玺而征四方者,国强民富,是为盛世。2015年,趋势已经摆将出来。但是,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不做为比做恶更可怕。空挂的刀如若留于寇犯之手,其杀人之害更极于旧。有幸的是,我们看到总理是在积极的推进着经济的变局,无论这一些的变中成果如何,但如不能积极求存就等于提前输局。
从经济产能过剩说起,到谈资本主义的过剩经济危机,我们必需明确,生产是无过的,然而,如若生产的是完全不适应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或不适合这一时代应需求之产品,那便不是简单的过剩经济问题了。在表面生产的背后,实际是中国的生产能力越来越弱,勤劳工作者的数量在下降,生产的投入亦在下降,但是需求在上升,只不过,市场的投入比例上再难有更大比例的生产型投入用于浪费生产那些民众根本不需要的产品上了,因此生产出用户需求产品的商品越来越跟不上市场的节奏。一方面,国外产品需求确实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中国的产品需求也升级了,人的欲望是不断改变与升级的,得不到满足就会造成情绪化与偏激的市场选择形为。更可怕的是用户的迁移性,当用户在一地不能得到满足,必然有机率选择迁移已适应自身的消费需求,这些消费当然还包括着文化,居住环境,社会关系,行政力量与精神世界······等等。从需求上来看,经济产能过剩只是某些低级经济学家的假说,绝不实际,忽视产能供给的严重不足才是中国经济当前的首要问题
其次,对于生产者而言,产能的确是过剩了。从单位产品应付薪水便可以判断。虽然劳动力在不断减少,但是给付生产的单位薪水在同一货币币值体系下却绝计没有上涨,明显的体现可以对照同等生产换取其它商品的兑付价值来评估。当然,这中间不包括这类比如房地产一类生产中包含有大量附加价值的简单计算方式,而是要计算房产生产过程中对应的生产者实付薪资的可交换价格。生产者盲目的生产不需要的产品导致投入价格只能不断下降,自然会造成一些方面的过剩。而这些过剩并不是由生产者自己一人承担责任,而是通过挤压其它产业服务者的生产利润,挤占其它自然自然资源用于偿付生产者应付责任。其实这也是自然环境被破坏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中国,生产者是强势的,导致生产者不能充足的逼迫自己提升并暴发更大的生产能力,特别是在老一代勤劳生产者老去后,新接班者既没有老的勤劳态度,亦没有专业的生产技术继承及专业学习水平,更没有在理论知识上获得飞越而跨过一些生产细节的能力,反而还获得了政治上的过度保护及偏袒,这从政策强制提升最低薪水而不实际根据生产者生产素质跟能力的提升而盲目提高单位生产给予价格的平衡可见。更甚至于让没有真实生产能力者获得比老生产者更高的工资。这就相当于让一个学徒简单粗暴的制作一件衣服并强制要求购买者穿上并给付一个远高于生产产品价值的价格。而真正的师傅能生产一件适应购买者穿着的产品的价格却被要求出口国外,从而让师傅与学徒的工资价格等值。最终勤劳一生的人生活水平反而差于后来懒惰的后来生产者。这里警示的是已经明白的说明了,出口并不是一件坏事,坏事是打破了经济规律与价格机制
生产者在中国即包含了做工者,也包含了生产企业的生产参与者,即经营管理者。然而,同一方面的生产又分成为生产过剩与生产严重不足。这一切的分别是由于社会选择机制失准造成的,但问题的处理则是由于政府不重视或经济执政能力不足造成的。生产者的管理必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职能。显然在中国这一要点并不为人所认同。错误的决策资本的投入首先会造成经济生产方向的错配。但是错配之后,不是没有的治。因为生产的参与者还包括了经济管理者。如果能够给足充分的市场自我经营管理,那么每一个生产企业能够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整个生产过程的调配。然而,行政武断的直插干涉了生产过程。其一是政府部门的干涉,其二是相当生产协会及标准被低效的行政垄断,其三,与生产过程关联重要的金融资本,特别是集资能力,企业自由组合,市场销售通路·····甚至进出口权力都是相应垄断。企业经营者不可能通过经济管理上的优化来改造生产过程,使得生产在于经济发展中拖了利润的大腿,这也是为什么在品牌,或者生产技术上中国企业次于国际企业的深层原因,也是为什么中国企业难于垂直发展,必需多元经营的可悲。2016,这种状况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经营管理力量的不够会同时极端化生产不足,更会加重生产过剩。
 
再次,产业结构断裂造成一些产业并未能形为闭环,最重要的体现就是生产的上游资源及核心技术,下游的设计与营销品牌上的缺失,在中国从来不缺乏渠道,又或者销售人员,缺的是维系整个产业体系的渠道与生产销售方式。当然,比如像互联网,高铁,水利等一些行业,可能中国实现了一些小闭环,但是整体经济总体上,各产业内,总体是缺少闭环的多。这其中,有中国从业人口不足的问题,比如教育一名艺术设计者,所需要付出的社会成本是远远高于生产者的,如一个生产者制造失败一件服装,便会发现生产错误的细节,付出的只是一件服装的成本,而一名艺术设计者设计错一款服装,便需要付出所有的机器,人员,教育资源,原材料,社会关注,宣传资源····等等。可见在闭环上绝不是非经济学者想像的那么简单。政府在组合或帮助组合闭环上必需有力,但目前这一领域并没能够获得政府的重视,这从教育资源的倾力不够,到对于失败者救济的不够,到对设计技术者前期保护与中后期回报的不够,到从补贴上反向侵害真实设计技术者,反补骗子造成严重的市场恶性扭曲,都会打乱市场形成产业闭环。另外,一个企业经营管理者,如专心求财求恶性消费,往往短视的占有资源并选择极端方式,却不能够受到惩罚,反而获得庇护,核心即是贪腐问题,是一种典型的管理失效。而一个企业经营管理者,专心为民众及社会造福,其生产投入必需巨大,其对于产品的生产成本必然投入过大,失去在社会竞争中的优势,往往反而因此导致企业经济的亏损,如果行政力量不能够反补这一类企业,当然导致该类企业家的集体消亡,从而不能够为该类生产者付出应有的学习成本而导致生产升级的失败。因为这类企业家一但渡过危机,其生产能力提产,技术水平提升,必可重新寻找市场的后发竞争力,从而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实现反补。一个国家即要有对外征服的力量,又要有对整个民众的核心管理能力,但更重要的是有对于整个全局国家生产管理的能力,最好的是如何管理好这些企业经营者,让他们不再委屈,不再痛苦,不再为生存挣扎而选择极端,不再无度消费而忘记升极学习,不再恶性竞争而忽视生产价值。没有闭环,经济管理者就失去了保护自己的机会,就如放血给别人,而不能获得应有的补充,必然失去生存的希望。这时经济者将饥不择食,先是有什么吃什么,乱干一通,只求短暂的补充,维持企业,而不是坚持企业最初的经营目标。这出经济闹剧只能以表面的生产过剩下粉似生产的不足。
 
所以,笔者要收一下尾,虽然本文篇幅有限,不能深入分析2016年的生产过剩,然则当可做为引砖之笔,求各种拍,却是实实在在的点明了一些目前市场理论的不足之处,真实的挖出问题的更深一层问题。解决方案不是笔者没有,实在是目前笔者不是庙堂之居者,不能够为之。只是希望大家正确认识产能过程,做好自己该做的。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每在危难之时,都会有人愿意站出来。如果此时,在熔断多日之后,真没有一人愿意为这个民族叫响第一声,那我愿意站出来。经济问题,永远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很多人或许对这经济抱持悲观的态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问题不能解决。
看似表面无解的产能过剩背后,有着许多简单的道理。解决生产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也并不是像众多企业家预想的,解决过剩只能是不生产,倒退。其实生产永远是需要的,永远是越多越好。只是在供求关系上,现在的社会已经打破了简单的供需关系。抱持老的经济学理念只会误导自己。
重新寻找用户的需求,将是中国经济2016年要上的重要一课。
希望评友们多赐意见,帮助我继续写下去,毕竟为了老婆孩子要生活而拼搏着工作,能够分力支援国家的力量也有限,能力更是一天不如一天,希望有更多人,愿意留下来保卫这个国土的壮士们拿起笔来,不为金钱写下你的思路与解决方案。
 
黄波涛

相关热词搜索:黄波涛 2016年 中国经济问道 产能过剩篇

上一篇:  郭广昌事件震动中国商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