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为全球市场动荡负责?
2016-02-14 09:54:2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谁该为全球市场动荡负责?  注意,前方有剧透。我下面将要透露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经典惊悚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结局。总共有12个犯罪嫌疑人,真相是他们排着队把...

  谁该为全球市场动荡负责?

\

  注意,前方有剧透。我下面将要透露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经典惊悚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结局。总共有12个犯罪嫌疑人,真相是他们排着队把匕首刺入受害者。

  对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市场抛售,至少已有12个犯罪嫌疑人被指认。最令人担忧的是,他们都对抛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欧佩克

  拒绝减产使油价一路下落,跌至几乎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水平。没错,这对消费者和任何石油进口国是一个福音。但是,对其他所有人(尤其是对近年变得依靠能源产业实现增长的美国经济)来说,短期影响是可怕的。

  主权财富基金

  主权财富基金在很大程度上是用源自石油美元的财富建立的。油价下跌很可能已迫使许多主权财富基金开始出售。它们一般会首先出售所持投资中流动性最强、且可以获利的资产,比如日本或美国股票。在日本,主权财富基金的“大甩卖”受到公开指责,被指要对此轮抛售负责。

  中国股市

  中国A股在泡沫破裂后突然下跌,去年曾引燃担忧;当局在去年夏秋季节试图遏止股市下跌,却没有成功,这个事实使人们从担忧转向震惊。中国健康欠佳的任何信号仍然是引发担忧的理由——因此今年以来A股再度受挫对所有人造成了损害。

  人民币

  没错,中国可以理所当然地辩称,它在去年8月和上月笨手笨脚地让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操作,只是为了保持人民币相对于一篮子贸易伙伴货币的稳定性。但是,当局消耗国家外汇储备的速度,以及中国人貌似迫切想要把自己的财富转移至境外,正在拉响真正的警报。人民币被迫贬值将是一件改变局势的事情。

  美联储

  这个因素容易解释。从2009年开始,股市上涨一直追踪着美联储(Fed)资产负债表的膨胀。大家都对美联储最终加息之后会发生什么心存恐惧。结果美联储拖延了太久才开始加息,而就在它终于开始加息之际,就业增长趋缓和库存积压暗示美国经济周期接近尾声。美联储在去年12月上调利率后,世界各地的高风险资产反应强烈。

  企业盈利

  在过去几个星期的噪音中,有关美国企业盈利能力的消息被淹没了。如果业绩还算不错的话,这些消息不至于被淹没。但实情是业绩糟糕得很。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最新估算,标准普尔500(S&P 500)成份股去年第四季度盈利下降4.1%。在企业本身纷纷发布悲观预测后,预计当前季度也会很糟糕,同时全年预测正被大幅调低。

  负利率

  继欧洲央行(ECB)和瑞典央行(Riksbank)之后,日本也开始实行负利率,这些举措原本意在展示抗通缩的决心。相反,市场得到的信息是,这些央行准备牺牲银行业的利润,即便银行业在金融危机之后一直没有得到妥善的资本结构调整,特别是在欧洲。结果是银行股遭到抛售,进而让很多人相信:这些央行已经耗尽弹药——如果连负利率都没有用,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美国经济

  新年伊始,这些坏消息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计入价格——但主流看法是美国经济距离衰退还远得很,而这将限制任何“下行”空间。自那以来数据一直疲软,对这一判断构成挑战。

  债券市场

  最特别的是,债券市场发出了典型的经济衰退信号:收益率曲线扁平化——与以往相比,长期债券与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之差小得多;历史上,这可能是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最可靠指标。这加剧了人们的不安。

\

  非理性繁荣

  看涨美国的人的一个关键论点是,始于2009年的此轮漫长牛市一直遭人“憎恨”——从来就没什么人信任过它。这暗示着,市场在真正见顶之前还有进一步上行空间。但是,可靠的长期估值指标似乎表明,美国市场严重高估,目前处于非理性繁荣的热潮。市场转向后,很明显的是,没什么人认为还有什么资产便宜得诱人,因此谁也不愿进场买入。(不过,这种说法不适用于欧洲或新兴市场,过去几个月这些市场确实便宜)。

  多德-弗兰克

  这是人们常常提及的一个因素。金融危机爆发后重新出炉的监管,成功地劝阻了大型银行用储户的钱打赌,为债券和信贷做市。这降低了银行的风险,但剥夺了那些市场的流动性,这意味着一旦出现抛售,就可能难以找到买家,进而出现波动和可怕的下跌。

  人人有份!

  选民们吓坏了可怜的投资者。美国可能选出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金本位制信奉者特德•克鲁兹(Ted Cruz)、或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出任美国总统,英国可能投票决定退出欧盟,欧盟内部还存在种种民粹主义运动,这一切都显示出普通人不满现状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非常情有可原,但它让资本市场不安。

  奇怪的是,这一次没有人试图指责卖空者。卖空者肯定活跃于某些市场,想必他们颇为得意。但不同于2008年或大萧条的是,没有人试图责怪他们搞垮任何人。

  另外请注意,我在以上清单中只字未提“叙利亚”(堪称数十年来世界最大的人道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也没有提到6个月前还吓坏所有人的“希腊”。希腊股市是全球年度表现最糟糕的股市,对欧元区来说,希腊问题并未消失。但这些国家的悲惨局势与过去6个月回荡于世界市场的警报无关。

  而最耐人寻味的是,还有一名嫌疑人基本上未被提及。借用另一本经典英式侦探小说的话,这就像是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小说中没有吠叫的狗。迄今还没有人指责政府,或者更准确地说指责他们未能用纳税人的钱去解决问题。

  无论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或是日本,正是因为政府丝毫没有尝试推出积极财政政策,才迫使央行出面填补空白。既然货币政策似乎失去了效力,也许政界人士应该凝聚共识,拿出一些措施,比如对欧洲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或者重建美国基础设施。

  人们在市场上蒙受损失之后,往往会在选举中把现任政府赶下台。有鉴于此,政界人士需要赶快想想这个问题。不然的话,“匕首”将刺向他们。

相关热词搜索:全球 市场

上一篇:  机器人快速崛起:5年内将消失510万工作岗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