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班农和零和思维
2017-09-04 16:26: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哈福德: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可能对特朗普有利,但对于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的美国人来说,却毫无帮助。在美国出现日全食的过程中,特朗普无视专家的建议,冒着失明的风险肉眼观看日食,这一场景的视觉隐喻真的很贴...
哈福德: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可能对特朗普有利,但对于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的美国人来说,却毫无帮助。
 

在美国出现日全食的过程中,特朗普无视专家的建议,冒着失明的风险肉眼观看日食,这一场景的视觉隐喻真的很贴切。自我毁灭已成为这位总统——和他的顾问――的习惯性做法。最新的例子就是: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致电知名进步记者罗伯特•库特纳(Robert Kuttner),宣称他在政府部门内部的政敌“已经吓得尿裤子了”。就在库特纳有关此次访谈的报道发表之后没多久,班农就被炒鱿鱼了。

在这里,真正有害的冲动不是肉眼看日食,或在接受采访时口无遮拦,而是班农向库特纳提出的另一个观点:美国正在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这乍一看似乎很有道理。许多普通美国人认为,除非中国输,否则美国不能赢。但世界经济并不像一场足球比赛。每个人都有赢的机会,至少在原则上是如此。或者每个人都可能输。如果被班农关于经济战的观点所蒙蔽,出现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像许多危险的观点一样,班农的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在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过程中,美国中产阶级的处境每况愈下。《全球不平等》(Global Inequality)一书作者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绘制的一条吸引了很多人眼球的大象曲线(一条轮廓极像大象的曲线——译者注)显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富人和包括亚洲中产阶级在内的许多其他群体的收入表现不错。然而,接近、但尚未达到全球收入阶梯顶端的人群,其收入却停滞不前。不过,这一现象并不表明中国是祸害的根源,相反,苏联的解体和日本经济的举步维艰却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然而,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大卫•多恩(David Dorn)和戈登•汉森(Gordon Hanson)进行的另一项研究结果却显示,“中国冲击”产生了长久的影响。来自中国的竞争导致一些美国人失业已不是什么意外发现,但是,奥特尔和他的同事的研究结果表明,这种影响比预计的更加集中在局部地区、更加深远、也更加持久。

 

这些发现非常重要,也令人担忧。但班农采用的“经济战”这种疗法比疾病本身更加糟糕,也是对世界经济运行方式的误诊。美国仍从与亚洲的贸易中获益,打击中国——即使是象征性的——对改善美国中产阶级处境于事无补。

这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一种零和博弈非常困难。大多数商业交易对双方都有好处,否则,谁还会参与这些交易呢?去餐馆吃饭,我享受了美食和愉快的夜晚,餐馆服务员和厨师获得了就业机会,社区有了一个的热闹环境。每个人都是受益者。这个事例中也蕴含着零和因素:我付出的每一分钱对我而言都是损失,但对餐馆工作人员或老板而言却是收益。不过,最好不要过度纠结这些事情。

美国政治
班农离去,“班农主义”仍将延续
拉赫曼:贸易战、内战和世界战争,这些危险都不会因为班农的离开而消失,因为它们是经济、社会和国际紧张的产物。

显然,零和思维有利于玩政治,但却无益于政策。英国政府将脱欧谈判视为一个零和事件——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说,在英国脱欧谈判中,欧洲人可能会“大失所望”(go whistle)——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倾向。

在英国的脱欧公投中,“脱欧派”打的就是零和牌:我们给欧盟交钱,我们应该把这些钱花在自己身上。这个论点的形式和内容都有很强的误导性:对会员费的关注导致选民的注意力远离了欧盟作为一个合作国家俱乐部的初衷。

各派民粹主义者都用零和论点来笼络人心,因为它们很容易解释,并且能从情感上打动人。每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都明白从别人手中抓东西的道理,但大多数成年人都喜欢人人都获益的情境。

零和博弈理论由数学家约翰•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和经济学家奥斯卡•莫根施特恩(Oskar Morgenstern)在1944年出版的知名论著中创立。这种理论在分析国际象棋和扑克游戏时非常适用。但对于分析一个充满双赢情景和贸易所带来好处的世界的经济学家而言,零和思维本身并不太适用。

对军事战略家来说,零和思维也不是那么有帮助。冯•诺依曼是一名冷战鹰派:“如果你说明天轰炸苏联,我会说为什么不是今天?”《生活》(Life)杂志援引他的话说。“如果你说五点钟轰炸,我会说为什么不是一点钟?”他是一个天才,但不需要天才就能看到他思维中的盲点。

民粹主义者可能不是天才,但他们也有同样的思维盲点。并非巧合的是,关注零和的陈词滥调将人们的注意力从更合理的解决方案上引开,其中许多方案只需要从本国内部着手,如提高教育质量、以公共资金投资基础设施、通过反垄断行动来保持市场的竞争性、以及建设一个支持和鼓励就业、而非鄙视和惩罚失业的建设性福利国家。

最大的风险是零和思维变成了自我实现的恶性循环。多年的低增长是零和思维滋长的温床,它将会导致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强调冲突会导致冲突加剧。目前,美国和中国并没有在打一场经济战,但可能会爆发一场这样的战争。这或许对特朗普有利,但对总统口口声声要保护的美国人来说,没有任何帮助。

相关热词搜索:特朗普 思维 班农

上一篇:  贾跃亭承认乐视扩张过快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