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2016中国互联网十大囧人 蔡崇信遭王兴戏耍 古永锵由面试官沦为马云打工仔
2017-01-18 15:13: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6中国互联网十大囧人 蔡崇信遭王兴戏耍 古永锵由面试官沦为马云打工仔2017年来临,江湖恩怨和刀光剑影依然充满中国商界各个领域。回首刚刚过去的2016,由于各种风云际会,各路英豪变身囧人的故事,尤其耐人...

2016中国互联网十大囧人 蔡崇信遭王兴戏耍 古永锵由面试官沦为马云打工仔



2017年来临,江湖恩怨和刀光剑影依然充满中国商界各个领域。回首刚刚过去的2016,由于各种风云际会,各路英豪变身“囧人”的故事,尤其耐人寻味。

一、蔡崇信遭王兴戏耍 时差逼退美团并购投票权

蔡崇信是阿里巴巴功不可没的幕后英雄。阿里帝国的建立,除了马云和孙正义,就属这位至关重要的人物。

蔡崇信,毕业于耶鲁大学、拥有资深风险投资背景,正是他的加入为阿里巴巴带来高盛牵头的500万美元天使投资,为后来获得更多的投资创造了条件。

而这样一位在互联网界备受仰视的“英雄”,却被王兴用2小时时差,逼出了点评美团合并协议的谈判桌。

此前,阿里拥有美团股份。当初美团资金紧张,蔡崇信看好王兴,力主投资救急。而美团点评合并之际,阿里持否定态度。

孰料,正当美团点评面临合并的关键时刻,王兴一招绝计,居然滴水不漏地逼蔡崇信和阿里巴巴出局,无法行使投票权。

据悉,当晚美团的各投资人,均需投票决定是否合并。彼时,蔡崇信身在美国,王兴临时修改了董事会规则,指出每一位投资人必须在2小时内书面回复。这一封邮件于美国凌晨时发出,深夜里的蔡崇信根本无法知晓阅读。

就这样,阿里在美团点评合并的关键一役中,被迫失声。

这一传闻真假难料。但蔡崇信被王兴抛弃,阿里最终与美团决裂,被迫高价投资饿了么并重金扶持口碑网,却是事实。从这点看,蔡崇信可谓年度第一大囧。

二、风水轮流转 古永锵17年后由面试官沦为马云“打工仔”

17年前,古永锵是马云的面试官;17年后,马云收购了古永锵的优酷土豆。古永锵牵手马云,曾经感叹道:等了17年的握手终于到了,人生就是这么富有戏剧性。

2016年10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人事任命邮件,正式宣布古永锵将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职务,改任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这意味着古永锵失去了合一集团控制权,再次上演创始人出局的悲情戏码。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曾坚称“回来要玩把更大的”古永锵不得不低头,接受阿里巴巴的安排。

古永锵,曾任搜狐总裁兼首席运营官,2005年创办合一网络,2006年上线优酷网;2012年,优酷以100%换股的方式合并土豆网,成立优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古永锵担任集团董事长兼CEO。而优酷土豆的合并没有带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优酷股价长期保持低迷,市值甚至不如合并之前。和巨头合作成为古永锵的唯一选择。

2014年,阿里开始成为优酷土豆的投资人和合作伙伴;2015年10月16日,阿里高调公布45亿美金收购优酷土豆。古永锵也从优酷的创始人、CEO变为阿里大文娱战略和投资委员会主席,成为了马云的手下,优酷土豆则彻底沦为阿里巴巴的一部分。

回溯历史,这并不是古永锵和马云的第一次会面,早在十七年前两人就已经见过。1999年初的一天,古永锵刚到搜狐当CFO,通过猎头面试COO的候选者。在上海,来了一个面试者。谈了一个多小时后,那人说:我听说过你,我就是想跟你聊聊,我肯定不会来搜狐的,我准备开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但我觉得你很适合做搜狐的COO。这个人就是古永锵如今的老板马云。

古永锵的离开,也意味着诞生于2005年第二次互联网创业浪潮中的视频流媒体创业者几乎已“全军覆没”。

三、李想很傻很天真 被野蛮资本3个月夺取汽车之家控制权

2016年第三季度,一纸公告宣告了汽车之家创始人、董事李想的“理想”彻底破灭。

公告宣布平安信托方面的康雁和王俊朗将出任新董事,由于这二人时任汽车之家的总裁及CFO,实际上已宣告了汽车之家改弦易辙大局已定,三位联合创始人李想、秦致、樊铮全部出局。

而早在一年前,李想就已卸任汽车之家总裁一职,仅保留上市公司董事职位。自己的孩子谁不爱,在汽车之家渐渐成为平安的流量入口、在页面中植入大量平安广告后,李想也曾连发数条微博表示不满,“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iPhone上删掉汽车之家的APP。……这样,你们就可以成功的载入历史的史册了,和汪精卫齐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已经对汽车之家失去控制权的李想,此刻的喊话无异于隔空打牛,对于大权在握并已放话会对公司做出战略性调整的平安来说,汽车之家仅是商业部署中的一枚棋子,并无感情可言。

面对资本的咄咄逼人,最有感情的创始人们还是太傻太天真。李想曾发文称汽车之家原管理层(秦致)想要竞购澳电股份的时点已晚,澳电选择平安受让股权也是出于利益选择,“利益大到一定程度,就超越了人性”。

可是,李想同学在明白这些资本游戏的时候,跟其他被迫出局的创始人一样,一切都为时已晚。开玩笑时讲的那句“流水的澳电CEO,铁打的汽车之家”也许真的是一句玩笑,忠诚有时是因为诱惑还不够大。

无可奈何花落去,野蛮资本进门来。不知李想下一次能不能守住自己的“理想”。

四、联席CEO都是骗人的 吕传伟“隐退”

在滴滴快的鏖战期间,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在拿到阿里的投资后,就重金聘请时任某跨国公司高管的吕传伟前来挂帅,吕传伟被寄予厚望,陈伟星给吕传伟等3位合伙人优厚的股权分配,合伙人的股份相加甚至大于陈伟星的持股比例。彼时的吕传伟声望不亚于当下的程维。

此后,滴滴快的拉开了持续近两年的烧钱大战,仍胜负难分,半年烧钱24亿元的速度让投资人心痛地坐不住了。

在政策风险、盈利模式不清晰的情况下(或许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过度烧钱带来的资本压力),腾讯和阿里两大背后投资方开始“撮合”起了这对相杀的对手——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联合发布声明宣布正式合并,滴滴打车CEO程维、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CEO。

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如今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市场上很难听到快的的声音,快的已经逐渐退出舞台,而滴滴的掌权人也变成了滴滴打车CEO程维和总裁柳青,吕传伟几乎未曾露面。有传言称,快的的创始人团队已套现6亿美元离开,吕传伟也销声匿迹。

五、美团合并点评:张涛挥泪离场部下被清洗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互联网的江湖尤其如此。

大众点评的创始人张涛也许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辛苦创办了12年的企业会被一个仅创办5年的美团吞并了,而且套路很深。

2015年10月8日,大众点评网与美团网联合发布声明,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已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根据业内人士此前分析,红杉资本作为双方的重要股东,在推动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上发挥着核心作用,两者的合作更像是一场由资本方驱动的“包办婚姻”。这也为此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作为互联网界的老兵,张涛断然不愿意拱手相让,于是,新公司的架构实行了Co-CEO制度,美团CEO王兴和大众点评CEO张涛将同时担任联席CEO和联席董事长,重大决策将在联席CEO和董事会层面完成。

可惜,仅过了一个月后,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新的人事任命,张涛不再担任联席CEO,仅保留董事长职务,大众点评的其他几位创始人也先后黯然退出一线:李璟退休,随后和龙伟宣布成立天使投资机构,张波没有公布具体的走向,叶树蕻成为唯一一位还担任职务的联合创始人,不过也只是代理CFO。最近吕广渝也被清洗。

据说,在张涛卸任后的散伙饭上,现场,曾经怀揣着梦想和情怀一手创造了大众点评的老男孩们,纷纷洒下热泪。可惜,热泪掩饰不了“囧人”尴尬。

六、女强人张兰被踢走 与俏江南彻底拜拜

作为明星大S(徐熙媛)的婆婆、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一直备受媒体瞩目。然而这样一位从打工妹到董事长的女强人,最终也难逃资本的魔咒,被踢出俏江南。

上市是每个创业者的梦想,张兰为推动俏江南上市先后引入不同投资者。其中便包括欧洲最大私募基金CVC入主俏江南并持有俏江南82.7%的股权,成为最大老板。

然而,却受三公禁令等因素影响,高端餐饮业从2012年底步入寒冬,在此背景下,高端餐饮企业纷纷自降身段主动转型大众化,俏江南也不例外,除了推出团购、外卖外烩外,还开设了定位大众消费的副牌“妙川”。但即便如此,也难挽回俏江南关店业绩下滑的趋势。

张兰在引进投资的时候,签订了对赌协议,业绩下滑导致对赌失败。时隔仅一年,便传出了张兰被踢出董事会的消息,而CVC表示已不再持有俏江南股权。此消息后经过媒体确认,张兰与自己创立的俏江南将不再有任何业务联系。在俏江南的官方网站上,张兰的相关资料已经被撤下。此外,在工商企业查询系统中,北京俏江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已由张兰之子变更为另一自然人秦乐天。张兰被踢出俏江南董事会已成定局。

张兰从风光无限的俏江南创始人沦落到被踢出局的地步,让人唏嘘不已。

七、与昔日盟友闹翻 雷士照明吴长江入狱14年

一手打造雷士照明,两次重返,三次离开,从亿万身家到阶下囚,吴长江栽在了昔日盟友的手上。

2016年12月22日,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吴长江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判处两项罪名,被判处14年刑期。1965年出生的吴长江,就此人生陷入困局。

十多年来,雷士照明股权遭遇三次纠缠,每次吴长江都在出局后重返,直至入狱,再无翻盘可能。

1998年,吴长江和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三人出资100万成立雷士照明。2005年,雷士照明做到了全行业第一,三位创始人却爆发了激烈冲突,杜胡两人要求吴长江拿8000万离开,但吴长江联合经销商们反击成功,反倒是杜胡二人拿钱走人。

为了支付1.6亿分手费,吴长江四处借钱,于2006年引入软银赛富以2200万美元投资。2012年双方闹掰:软银赛富将吴长江驱逐出董事会,吴长江则动员雷士照明员工和供应商反击。在德豪润达掌门人王冬雷帮助下,吴长江回归雷士CEO位置。德豪润达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

两年后,王冬雷和吴长江又反目成仇。2014年8月8日,吴长江被董事会罢免。吴长江不停地在微博上控诉王冬雷,王冬雷则向公安机关报案。直到2014年,吴长江被惠州警方拘捕。

三个昔日的合作方最后都反目成仇。无论是高中同学、软银赛富,还是最后出现的王冬雷,他们对于吴长江的愤怒都几乎相似:挪用公司的钱用于个人还赌债、给供应商和经销商打白条、不尊重股东自己说了算。

从这个角度看,吴长江的悲剧根源,更多是自己。

八、90后女CEO被股东踢出局 空空狐余小丹病中控诉

2016年12月初,正逢资本寒冬,一名90后女创业者发文痛诉投资人,称自己在病痛之中,20天就被资本清出局,而知名基金红杉、源码资本还有A股公司昆仑万维都被点名。

这个90后创业者叫余小丹,出生于1990年,2014年4月创立空空狐。2015年6月获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A轮风险投资,2015年8月获由昆仑万维领投的1500万美金B轮风险投资。

这本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不过一切在2016年11月发生改变。余小丹称,11月10日的晚上自己突然发病,初步的结果是,单次痫性发作,海马体病变及左侧有囊肿。在她短期无法管理公司的时候,资本方决定让她出局。

在此之前,由于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公司烧钱已经无法正常出工资,余小丹的生病也让第三轮融资直接泡汤。最终结果是:昆仑万维接手空空狐,要求余小丹将股份无偿转让给昆仑万维,余小丹股份也由60%多变成10%。

余小丹说,这三年里,自己犯了不少错,承受不住股东压力盲目增大市场投放、引进高管过程中考察不全面、忙于对外融资对内把控团队不足……每个错误环环相扣走到了现在的失败。

如今的余小丹不再是CEO,也没有存款和房子,暂时回到父母家里休养。

九、豆果美食上演“宫心计” 女高管朱虹孕期被出局

公司创始人、高管被资本踢出局的不少,但被合作伙伴以旷工这样低劣手段为由开除的,却只有豆果美食朱虹一例。

3月,“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朱虹发文,称孕期被公司CEO王宇翔踢出局。朱虹与王宇翔在豆果美食经营和管理理念上产生分歧,董事会同意起草有关朱虹的优先退股协议,在未来一年半内允许朱虹优先退出。然而,协议尚未签署生效,朱虹却收到CEO的辞退通知。

朱虹在是一名互联网老兵,在豆果美食团队中担任市场、销售、渠道等管理工作。38岁才成为高危产妇。没有想到的是,朱虹怀孕仅一个多月便遭到了辞退。

朱虹在律师的陪同下与豆果美食的委托律师见面沟通,但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结果。反而在见面之后的当天,公司连夜群发邮件出台考勤新规,要求“全体员工包含副总监及以上管理层全部指纹打卡”,但HR以CEO没有授权为由,并没有为朱虹录取指纹。很明显,公司试图以旷工为名开除这位联合创始人。剧情实在令人瞠目。

很多创业公司在经过高速发展后,高管之间对经营和管理理念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分歧,但如朱虹这般,联合创始人孕期被开除,还闹得尽人皆知的实属罕见。创业有风险,入门需谨慎,选好队友很关键。

十、豌豆荚市值缩水9成贱卖阿里 创始人王俊煜黯然离开

2016年,国内知名的移动商店“豌豆荚”告别了所有的尊严和幻想,跌落尘埃。豌豆荚业务被迫并入阿里,创始人王俊煜出局并开始新的创业。

豌豆荚曾经市值高达15亿美元,但如今看起来一文不值。2009年12月,作为创新工场首个正式公开项目,豌豆荚现身,并获DCM和创新工场两家投资机构共计800万美元A轮投资。

2013年7月,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应用分发市场企业估值水涨船高,豌豆荚估值最高已达15亿美元,2014年1月获得软银领投的1.2亿美元投资。

但在2016年7月,豌豆荚却对外宣布:应用分发业务并入阿里移动,双方正式签订并购协议。阿里和豌豆荚未透露这一轮的投资金额。但有传闻称,豌豆荚这一轮的“卖身”金额已不足2亿美元。

六年前,豌豆荚如日中天,和他们同楼办公的知乎还默默无闻,三四年前,豌豆荚规模扩大搬到知春路锦秋家园,今日头条小小的创业团队就在附近。如今,知乎和今日头条已成业界大鳄,豌豆荚却陷入困境,只能以低价卖给阿里收场。

王俊煜的尴尬在于:辉煌之后,荒凉更显荒凉,热情更难激发。下坡路的人生,有时连发出的无奈感慨,都无人倾听。

相关热词搜索:马云 王兴 打工仔

上一篇:百度已出局BAT 技术权威陆奇的加盟会百度是重回“BAT阵营”的希望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