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背景下的精英教育与普通教育市场论战
2017-06-08 23:49: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高考背景下的精英教育与普通教育市场论战作者:黄波涛由于最近投资开办一家基于精英式教育思想的学校,而让自己倍受煎熬,因为在中国教育市场,这一显得另类的教育模式很难让大众所认知,特别是在解释精英式教育...

高考背景下的精英教育与普通教育市场论战

作者:黄波涛

由于最近投资开办一家基于精英式教育思想的学校,而让自己倍受煎熬,因为在中国教育市场,这一显得另类的教育模式很难让大众所认知,特别是在解释精英式教育与普通教育市场时,大家在产品认可上一致的认同,却在执行及理解上发生了巨大的争议。由此,笔记认为,借助公众的认知,以文章的形势来探讨一番中国高考背景下,精英教育如何走?普通教育市场的问题出在了哪里?两者之间在市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差异?两者的市场机遇又在哪里? 这些问题将是很有必要,且能够探寻未来方向的论战。

高考背景下的精英教育与普通教育市场论战

首先,我们来看看2017年的这轮高考,全国将共计有940万考生将参加本轮大考,全国本科招生计划372万人,同比增加近万人,高达40%的录取率一方面让许多考生拥有了进入大学的机会,同时也把大学的含金量再度拉低。

每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会留下深刻的记忆,无论是认为自己没有机会考上大学,天天只能混迹在学堂的“差生”,还是一心追求名校一本的“优等生”,备考的三年高中生活里,这些学生唯一的生存方式跟生活目标,就是挺到高考,用几张纸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以及证明自己可以拥有未来。如果,这就是教育,那一定是发明教育者的孽。因为这一教育的结局绝不比范进中举来得少那怕一点的讽刺。

或许,教育制度总是不尽如人意的,或者高考只是一种无奈下的最公平的选择,总之在多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我们四十年来没能改变过高考的形式。大学生,从含金量极高,到被扩招一口气拉低身价,到最后在混乱的民办教育与统招生结构下崩解。企业对大学生的认可度已经低过对中专技校的认可,特别是IT,金融这样的行业,一个没有经验或培训经历的学生几乎失去被录用的正常通道。那么,是大学教育的问题?还是高考的问题?

我们可以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大学的问题如今已经远远的大于高考的问题。毕竟,高考是可以选择的。但大学的教育体系却没有的选。无论是清华北大,还是民企的吉利。大家无疑采取了最传统的大学教育方式。而我们唯一需要思考的,是这种大学教育方式是否还适应今天?是否还适应一个围棋国手被AI电脑击败,一个靠默写背记来禁锢思考分析的教育体系。显然,这种体系并不适应今天。且绝不简简单单是公众所提到的大学生缺乏实践,缺少专长。

我们有理由将这些问题归结为,仅仅是因为大学教育制度是普通教育,是普遍教育市场而不是精英教育。不是更上一层楼的学术型教育。

我们并不否认社会曾经需要普教,在那个几乎认字都不多,懂得专业知识都是一种稀缺的年代,普教很好的帮助中国实现了现代化高等教育。帮助当时经济获得了良好的增长。

然而今天,我们再次面临经济的增长乏力,回揪教育的问题,发展,40年后的今年,我们的教育几乎成为阻碍提供企业所需的优秀人才,阻碍为社会提供更优秀,更专业,更实用人才的天花板。不是因为社会不会再需普教产生的合格公民,而是在这个二八定律的年代,少数精英能够创造更大的创新,少数顶尖科技可以实现巨大盈收的今天,一种阻碍精英产生,阻碍精英式教育发展的教育体系就是极端落后的悲剧。

我们看到,像乔布斯,比尔盖茨这样的人离开大学去寻找机遇,看到大量民科以滑稽的闹剧直刺认知体系的伤疤,看到无数大学生离开学校后再没有看过几本书,甚至完全抛弃自己的学科,看到互联网大潮来临时企业不得不依靠大量IT培训机构来重新培训大学生,从而获得初级劳工。这些反应的不仅是普教错失的专业普工市场,更是缺少晋级筛选体系的精英教育市场。而后者,几乎至今都未能引起重视。

中国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精英式教育市场。

首先,普教的作用,应该回归去教化大众,回归更贴近百姓生活,贴近企业生产制造需求,贴近企业运营发展的需求市场。 只有这样,才不会造成大学生无用论,才不会让大学基础教育偏离社会市场太远。一个大学生,最大的悲剧是毕业工作多年都不能回收自己上学所付出的成本。这是普教必需面对的,起马,让一份教育投资有回本的可能性,而不是巨亏。

其次,精英式教育将有两个发展方向,一个是面向学术化的超高教市场,这些学生需要的是强大的国家后盾,需要的是强大的资金与资源的倾斜,让这些学生起马可以衣食无忧的去做更种伟大而又神奇的梦,不必被社会俗世所烦恼,让他们安心且醉心于自己的事业,为人类的未来而进行的探索与发现,为人类的发展与生活而进行的高于现实与高于社会的研究与讨论。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各类强大先进前卫的理论,才能垫高我们所赖以发展的强大力量----生产力。一个把学术当做儿戏,认为理论是无用的社会是不能够真正进入高等文明社会的。学术化教育是如今市场最稀缺,也最难发展的一个方向。它所需要的土壤不光是专业化的设计,更是社会的认可,政府的支持,更更是从专业报刊到知识传播,到支持体系的庞大支承体系。

而另一个精英式教育市场,则较为容易实现。即是纯粹精英教育市场。它的显著特征是实用,是一种纯粹为社会实际需求服务,却又远高于普通教育,普通技术,普通思想的即时教育投资。当然,它同样需要大量消耗社会资源,需要大量的投入与支付。比如美国的哈佛与沃顿就是精英商学教育的体现,比如国防科技大学就是精英军事教育的体现。然而,这一市场在国内的发展则非常缓慢。虽然,随着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显现,民众已经拥有大量富有阶层,但这一阶层文化素质较差,普遍不能认识精英式教育的益处,特别是由于曾经不依赖教育而获得财富的侥幸心理让他们吝啬于在教育上进行投资,这一论点在江浙广东等经济超发达地区体现的越明显。虽然中国人对教育的认可度很高,却并不懂得如何帮助孩子进行教育上的选择与投资。

首先,高昂的学费会吓阻一些了解教育又有钱的家长,因为这些家长由于各种原因普遍更认可国外的教育,可惜的是他们往往花高价选择了国外最差的普教而非精英教育学校。而付不钱的文化阶层更没有机会选择精英式教育。

其次,由于精英教育的设计差异,使得它与现行教育制度差异过大,也是精英式教育在中国受阻的重要原因。因为普教习惯于讲课式教育,习惯了考试式教育,习惯了纯理论教学,使得精英式教育的师徒制,项目制,实用投资化,探索体系无法实行,甚至无法说服那些认为有兴趣参与精英大教育的学生与家长。毕竟较大的认知差异,与过大的跳跃不能在短期内被民众所接受。

然而,精英式教育已经迫在眉睫,无论是新材料,航天,航空,生物,高份子,亦或是互联网,IT,人工智能,VR,影视光电,等等,谁能占据精英式教育,培养大量有决策力,有思考力,有创新力,有研发力等等的人才,就有机会突破行业,获得巨大的领先收益,而这一收益要远远的大于靠民众辛劳苦作来的那些微簿的收益。这即是国内教育发展的问题,更是国内经济发展的巨大的问题。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精英式教育发展的成功与否,关系着国家未来经济发展的命脉。我们看到像长江商学院,北天书院这一类商学院的崛起,但是在IT培训领域,在VR,AI,电子,新材料等等行业,精英式教育仍然是空白。我们希望在高考大考的疯狂背后,能有更多人冷静下来,认识中国未来的教育行业的发展,

寻找到属于中国的未来教育发展之路。

相关热词搜索:普通教育 背景 精英

上一篇:  美国对朝动武可能及中国的政策选择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